<span id="j5jp9"><dl id="j5jp9"><ruby id="j5jp9"></ruby></dl></span>
<cite id="j5jp9"></cite>
<cite id="j5jp9"></cite>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ideo id="j5jp9"></video></var>
<noframes id="j5jp9"><address id="j5jp9"><dl id="j5jp9"></dl></address><var id="j5jp9"></var>
<cite id="j5jp9"></cite><cite id="j5jp9"></cite>
<noframes id="j5jp9"><address id="j5jp9"><i id="j5jp9"></i></address>
<ins id="j5jp9"><noframes id="j5jp9">
<cite id="j5jp9"><video id="j5jp9"></video></cite><video id="j5jp9"><th id="j5jp9"><i id="j5jp9"></i></th></video><var id="j5jp9"><strike id="j5jp9"></strike></var>
<var id="j5jp9"></var>
收藏
上一篇:
USDT崩盤?,你能選擇的穩定幣其實很多
下一篇:
交易所開發安全,如何處理交易所安全漏洞,數字資產交易系統開發
追蹤徐明星:維權者大多虧損超50萬 重慶姑娘虧1.2億
 2018-10-22 15:55
來源:  區塊鏈Truth
 

  來源: 區塊鏈Truth  作者 / 賀樹龍

  “徐明星的車出來了!”

  在萬豪酒店門口蹲守一夜之后,楊靜終于等到了徐明星經常乘坐的那輛白色豐田轎車。前一天晚上,有人看到徐明星住進了華貿中心旁邊的這家五星級酒店,維權者聞訊而來,但酒店前臺聲稱沒有這位客人。維權者只能守株待兔,等待徐明星自己現身。

  白色豐田緩緩駛離酒店,楊靜他們開車尾隨上去。白色豐田的行蹤突然詭異起來,在兜了幾個圈子之后,迅速消失在了楊靜眼前。“跟丟了”,楊靜十分懊惱。白熬一夜的他們沒有去休息,而是回到位于上地某科技園的OK公司總部,和其他維權者匯合。

  這是發生在維權者和徐明星之間的拉鋸一幕,類似橋段最近頻頻上演。

  多位維權者告訴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此次他們與OK公司的線下對峙始于9月上旬。一個多月以來,到過OK總部維權的人數累計接近100人。其中,大部分人的虧損都在50萬以上,最高的則為1.2億。

  這些維權者以前互稱“幣友”,如今互稱“難友”。他們共同的身份是虛擬貨幣交易平臺OKEx的用戶,共同的遭遇是巨額財富隨著期貨合約爆倉付之一炬。在他們看來,OKEx應該為多次不正常的爆倉事件負責,并賠償他們的損失。公開資料顯示,OKCoin和OKEx(下文統稱“OK公司”)都是徐明星創立的公司,但今年年初,OKCoin宣布兩家公司已經進行切割。由于OKEx的總部在馬耳他,維權者難以觸碰,所以他們只能到OKCoin位于北京的總部進行維權。

  線下維權是最后的手段。在走上這條路之前,維權者們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方法,但都收效甚微。他們與OK公司交涉,剛開始還會做一些登記、收到部分賠償的承諾,但后來承諾沒有落實,OK公司不再與他們做任何溝通,甚至刪除了他們的交易記錄、強行關閉了他們的個人賬號。

  維權人數越多,OK公司雇來的臨時保安也越多。維權者絞盡腦汁,想要找到能夠觸動徐明星的維權方式,也就是找到徐明星的弱點和底線。有人跳樓、有人喝藥、有人噴灑敵敵畏、有人跪地大哭,有人帶來年邁的母親、有人派來年長的父親、有人帶來懷孕的妻子,花樣用盡但毫無所獲之后,維權者陷入了悲觀的情緒。

  時間一天天過去,處境一天天惡化。

  找到徐明星,仿佛成了他們人生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

  OKEx期貨合約:噩夢開始的地方

  這是57歲的馮友全第二次來北京。

  他是一位江西農民,家里有一畝多地,種著棉花和水稻。此刻,他原本應該在家里收割晚稻,但9月上旬的一個電話改變了一切。

57歲的江西農民替子維權

57歲的江西農民替子維權

  “兒媳婦告訴我——老爸,我們家完了,你兒子虧了300萬,大部分都是跟別人借的。”馮友全告訴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兒子在深圳打工多年,經濟狀況一直還算可以,前兩年剛剛貸款在老家買了房。馮友全想不通,怎么突然就虧了300萬?

  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聯系到了馮友全的兒子,對方介紹:今年年初,他通過一些媒體了解到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并在一家交易平臺陸續花費200多萬購入了比特幣和EOS等幣種。此后幣市走熊,賬面虧損不少,他的心態原本是長期持有、等待反彈。但是沒過多久,他就被OKEx“交易就送特斯拉”、“期貨免手續費”等廣告打動了。在沒有充分了解風險的背景下,他把自己的資金陸續用來購買OKEx的期貨合約產品。

  和現貨交易不同,期貨交易的特點是以小博大,可以用1塊錢的資金去撬動10塊錢、20塊錢的交易,當然風險也被相應放大,一旦買錯方向,隨時都可能發生爆倉、損失全部資金。在沒有監管的幣市里,期貨合約成為了莊家大肆清洗散戶的手段,根本沒有任何規矩可言。操縱幣價、穿針、滑點、定點爆破,散戶只能淪為這些非法操作的魚肉,而交易所“配合性的癱瘓”令災難更加不可抗拒。

  “愿賭服輸,如果是正常爆倉我肯定認,但’拔網線’我絕對不認。”馮友全的兒子稱,9月5日下午,比特幣、EOS等幣種價格猛跌,與此相伴的是,OKEx發生宕機,APP閃退、無法登陸,導致他沒辦法平倉或者補倉,只能眼睜睜看著近300萬資金被洗劫一空(注:做多用戶需要在幣價大跌時不斷追加保證金,否則就會被爆倉損失全部資金)。事后他跟客服交涉,認為OKEx應該承擔主要責任,甚至懷疑吞掉他資金的正是OKEx,但屢次溝通都“沒什么用”。

  馮友全知道自己的兒子特別容易沖動,“怕出事”,再加上兒子還有工作要干、有債務要還,所以馮友全決定替兒子北上維權。他身上帶了800多元,花了163.5元買了九江到北京的火車硬座票。十幾個小時后,馮友全好不容易在北京上地找到OK公司總部,工作人員做了登記后,告訴他“先回去”,回頭“會退一半錢”給他。

  馮友全就回家了,但是沒有等到一分錢,所以他只能再來一次,“要不到錢絕不回去”。

  在OK總部,57歲的江西人馮友全、45歲的廣東人陳有生,與另外幾個年輕人成為了互訴衷腸的“難友”。陳有生是個小工廠主,他被爆倉62.8萬元,其中大部分是借來的;邢志強和李貝都是北漂,分別來自山西、湖北,被爆倉200萬、90萬;李新來自四川成都,他沒有被爆倉,投入270萬買了一個名為wfee的幣,現在這些幣只值幾千塊,OKEx是wfee的股東,找不到wfee團隊的維權者們只能被迫找OK公司維權;重慶姑娘楊靜虧了1.2億,其中4000萬“愿賭服輸”,另外8000萬她認為是被OKEx操控爆倉的。

  作為虧損最多的人,楊靜也是線下維權最久的人之一。楊靜向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提供的表格顯示,近40多個現場維權者的累計虧損額超過1.4億。

  爆倉之后:從天堂到地獄

  1990年出生的邢志強本來有個穩定的工作和美滿的家庭。

  邢志強來自山西省忻州市,2008年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學,畢業后留在一家國企上班,收入還不錯,這些年攢下近100萬的積蓄。他的妻子今年有了身孕,預產期就在下個月。

無法面對妻子的邢志強

無法面對妻子的邢志強

  去年年底,邢志強通過新聞媒體了解到比特幣,并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投入了幾萬塊錢。后來幣價下跌,邢志強虧了一些錢,但不多。直到被拉到各種微信炒幣群之后,邢志強慢慢開始了解到OKEx的“期貨合約”。

  今年5月,想要賺大錢的邢志強拿了接近100萬購買了OKEx的期貨合約產品,沒過多久就被“穿針”(指有人為操控嫌疑的價格異常)爆掉了。邢志強不甘心,想要回本的他四處借了幾十萬,但很快又趕上了“5.23事件”。5月23日,OKEx錢包出現BUG導致賬戶不能夠及時增加保證金,邢志強又損失了數十萬。

  “我能接受個人判斷失誤造成的投資損失,但不能夠接受因為OKEx存在的類似穿針、系統升級、APP的BUG導致的損失。”邢志強告訴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想要翻本的心態還在作祟,邢志強又用信用卡套現了幾十萬,結果毫無疑問又打了水漂。

  債務越欠越多,銀行催收的電話不斷,甚至打到了公司前臺,邢志強只能選擇辭職。維權過程中,邢志強曾經嘗試喝藥自殺,后被及時搶救。妻子整日以淚洗面,性格溫和的邢志強總是說:“你放心……這次能要到(錢)的”、“你不要哭,一切都會有辦法的”。

  多位維權者告訴區塊鏈Truth,過去一年,影響較大的OKEx不正常爆倉事件主要發生在3月9日、5月23日、9月5日、10月11日這四個日期,前來OK總部維權的也主要是這幾次爆倉事件的受害者。

  和其他爆倉受害者不一樣的是,李新的幣還在他的賬戶,他現在持有3億多個wfee幣種。他笑稱,自己炒幣炒成了“大股東”。

  今年6月,李新被一個陌生人拉到了QQ群,群里有人天天“喊單”(鼓動買入)wfee。看到不少人通過wfee賺了大錢(如今回想起來,李新覺得他們都是“托”),李新狠狠心投入了20萬。他買的是現貨,不是期貨,所以爆倉的故事沒有在他這里重演。

  后來wfee幣價不停下跌,在wfee官方和炒幣群友們的慫恿下,為了“拉低成本”,李新不斷加碼“抄底”,前后一共投入了270萬。其中,140萬是賣掉房子換來的,70萬是從親戚朋友那里借來的,剩下的全部來自網貸和信用卡套現。

李新借遍了所有能借錢的APP

李新借遍了所有能借錢的APP

  李新手里本來有3個手機零售店,現在全部轉租出去了。與李新一起維權的一個wfee“難友”更慘,借了幾十萬高利貸,天天被人追殺,“自殺傾向非常嚴重”、“我們都在勸他,我每天跟著他,怕他想不開”。

  區塊鏈Truth問李新,騙你的主要是wfee項目,核心人物叫孫高峰,為什么不找他而要找OK?李新說:第一,孫高峰失蹤了;第二,OKEx是wfee的大股東,(大交易所里)只有OKEx上線了這個幣;第三,OKEx收了wfee幾千萬的上幣費;第四,wfee的行徑根本就是“詐騙”,OKEx要負平臺責任。

  “我投入了270萬,結果它跌了3000倍,我現在有3億多個幣,一共就值幾千塊。”李新無奈地表示,因為這事老婆已經和他鬧僵了,一個月沒有見面和聯系。李新是來維權,也是來躲債,他自認是個“走投無路的人”,而徐明星是整個僵局的那把鑰匙。

  維權者的處境總是相似的。

  陳有生說,老婆要跟他離婚,“離就離唄,都這么大歲數了,不想過就別過了。”

  李貝說,媳婦倒是沒有跟他鬧,越是這樣、他越內疚,他甚至一度安排好了“后事”。但轉念想想,事情不能就這么輕易了結。

  維權者生存指南

  第二次來北京,馮友全身上帶了1500塊錢。

  對他而言,這并非一筆小數目。他一年種地收入不到2萬元,還要供小女兒上大學。馮友全告訴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他執意要來,是因為不想讓兒子來,如果兒子出點什么事,“家庭會散”、“孫子以后怎么辦”。

睡在樓道里的馮友全

睡在樓道里的馮友全

  為了省錢,馮友全晚上就在OK公司的樓道里睡覺,睡袋是別的維權者給他的。有時候,保安會把他的行李和睡袋偷偷藏起來,他就大喊大鬧,保安沒辦法只能還給他。為了省錢,馮友全“蹭”上了OK公司附近聯想公司的便宜餐廳,但他沒有工卡,就把5塊錢給有工卡的聯想員工,求他們幫他買一小碟豆芽+一碗米飯,這樣吃了好幾天。

  后來有一天,聯想餐廳不再賣5塊錢的飯給他了,理由是他沒有健康證。馮友全氣得直哆嗦,他說:“一定是OK公司使的壞”。園區小賣部也不再賣4塊錢一碗的方便面給他了,他沒辦法,只能走到1公里外的另一個小賣部去買方便面,“那里還沒熱水”。

  馮友全千省萬省,卻沒料到進了一次醫院就把他口袋里剩余的大部分錢花光了。一天晚上,維權者和保安發生了沖突,馮友全倒地不醒,救護車拉走了他,所幸并無大礙。但這次進醫院花掉1000元,出醫院的時候馮友全口袋里只剩20元。醫生看他可憐,塞給他100元。從醫院回OK公司,他步行了將近2小時。

  馮友全自嘲他的小愛好——抽5塊錢一盒的大前門,喝6塊錢一瓶的白酒,“費錢得很”。他摸著手里僅剩的20塊錢,說了幾句氣話:“明天我就一分錢沒有了,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要不去偷,要不去搶!總不能餓死在這里!”

  其他維權者的狀況也不比馮友全好多少。

  李新和他那位被高利貸追殺的朋友,晚上在安寧莊最便宜的網吧度過,只需花費18元。邢志強和幾位維權者一起擠在回龍觀的廉價公寓里,費用平攤下來每人只需50元。還有的維權者在民宿樓道里搭帳篷,一晚上80元;在足療中心大廳休息,一晚上90元。

  他們說:“北京的酒店太貴了,住不起。”

  保安有時候也跟維權者開玩笑:“虧了那么多錢,你們都是百萬富翁,都是有錢人。”

  線下維權是最后的手段。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嘗試了所有可能的方法,但都沒有效果。OK公司起初還會登記他們的損失,甚至會承諾賠付部分,但等他們回家之后一切就沒有了音信。現在,維權者希望派出代表和OK公司談判,但對方拒絕一切溝通。局面只能繼續僵持。

  楊靜說:“北京的維權者還好,畢竟守家在地;外地的維權者太辛苦了,拋下家庭、工作,還得承受高消費。”

虧損1.2億的重慶姑娘

虧損1.2億的重慶姑娘

  在她看來,很多生活還有辦法的外地維權者來到OK公司待兩天就走了,留下來長期堅持的都是“走投無路的人”。

  這些人的生活已經被炒幣毀了,他們想找到徐明星討個說法。

  文明和野蠻的抉擇

  “你看這些人個個都戴著眼鏡,都太文明了,所以徐明星才會肆無忌憚。”李貝對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打趣道。

  兩周前,李貝選擇了“不文明”的維權方式。網絡上流傳的視頻顯示,他跪地痛哭,并高呼“徐明星我給你下跪了”、“徐明星還我血汗錢”。視頻很快傳遍幣圈,李貝也因此得到了和OK公司談判的籌碼。

  李貝提供的他和OK公司負責法務的高管梁某的溝通短信顯示:梁某勸他別再鬧了,給他50%,并希望他收集維權群的聊天記錄、引導維權的人不要鬧事。對此,李貝回應:“我屈辱下跪的視頻傳得到處都是,尊嚴都沒有了,必須100%。”雙方沒有談成。

  李貝告訴區塊鏈Truth,今年4月,他收到OKEx發來的短信,邀請他加入VIP用戶群。進群以后,天天有人“分享”、“講課”,教大家買幣方法和炒幣技巧。“現在想想,都是托、都是套路。”看到別人玩期貨合約一天就可以把10萬元變成130萬元之后,李貝心動了,投入7、8萬;沒想到幣價下跌,很快要爆倉了,沒辦法只能再追加10萬保證金;沒過多久,又接近爆倉了,李貝只能再加10萬。就這樣,他一共虧了90萬,其中只有20多萬是自己的積蓄,剩下都是借的。

  嘗試了各種維權方法都沒有效果之后,感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李貝選擇了下跪痛哭的方式。效果立竿見影,幾天前,網絡上流傳著一紙“和解協議”,協議顯示:OKEx的關聯公司對一位用戶(名字已打碼)賠償了52.8萬元,后者承諾不再鬧事。多位維權者猜測,拿到錢的正是李貝本人。

網傳“和解協議”

網傳“和解協議”

  維權者群體里流傳著這樣的說法:早期嘗試跳樓、噴灑敵敵畏的維權者也都要到了錢。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做好了采取類似極端手段的準備。

  虧了200萬的邢志強說:“我已經走投無路了,但也做不到他(李貝)那樣。”邢志強做過的最極端的事情是,和另外兩個維權者一起喝下了農藥,但藥效不大、洗了胃以后就沒事了,據他說OK公司并沒有對此做出反應。有一次,邢志強的妻子挺著大肚子執意加入了維權隊伍,在一次沖突中被推倒在OK公司的電梯口,所幸沒有大礙。但同樣沒能觸動OK公司。為了妻和子的人身安全,邢志強已經不敢再采用類似的冒險方式。

  困惑的他喃喃自語道:“如果天天這樣文明維權,啥時候是個頭呢?徐明星太狠了,他根本就不會理我們。”

  陳有生加入維權隊伍很久了。7月的一天,他把70多歲高齡、白發蒼蒼的媽媽帶到了OK公司樓下,舉著牌子,上面寫著“OKEx徐明星,你亂吃我兒子的錢,還我”、“OKEx徐明星,比特幣騙子”。后來徐明星對此發了個微博:“此老太太每天來OKCoin中國辦公室樓下上班,沒有提供任何有關的賬戶信息。對于雇傭老人干這種事的人,于心何忍?有本事你自己出面啊!”

陳有生的母親

陳有生的母親

  但也僅此而已。陳有生憤怒地說:“我和我媽一起來的,賬戶是我的,我沒有出面嗎?”他告訴區塊鏈Truth:“咱實話實說,我帶老人家來,是希望能對他(徐明星)施加壓力,盡快解決問題。”沒有效果之后,老人家也就不再到維權現場了。

  找不到徐明星的一些維權者開始把矛頭對準了OK公司的高管。一天,他們在OK公司樓下圍住了正要出去辦事的法務負責人梁某,有人情緒十分激動,楊靜勸大家要“冷靜”、“理智”、“文明維權”,他們圍著梁某不讓走,但沒有發生其他肢體沖突,直到警察到來。

  大多數時候,維權者們被OK公司雇來的幾十個保安擋在門外。上地派出所的民警有時候一天要到OK公司出警十幾次,解決雙方的摩擦和沖突。“不準統一著裝”、“不準上街游行”、“不準喊口號”、“不準用擴音器”……民警定下的規矩,維權者們一般都會遵守。

  在合租的廉價公寓里,維權者們每天都在討論:“用什么方式,徐明星才會在乎?”

  貓鼠游戲

  維權者和保安也并不總是處于劍拔弩張的狀態。

  到了晚上,寫字樓里靜悄悄的,員工都下班了,維權者也就不鬧了。他們對著一起熬夜的保安喊道:“兄弟,坐下來休息吧,我們今晚不沖了。”

  保安躺成一片。他們對這起擴日持久的糾紛的原因并不了解,也分不清其中的是是非非,只是憑著自己的認知偶爾會打趣維權者“能虧幾十萬、幾百萬的都是有錢人”。

“叛變”的保安

“叛變”的保安

  讓維權者津津樂道的是,有個保安某一天“叛變了”。區塊鏈Truth(ID:chaintruth)找到了這位保安,他介紹:很多保安都是臨時保安,是中介機構從馬駒橋招來的。早上6點,中介會把馬駒橋的“閑散人員”集合起來,一天工資150,干的就上金杯車,然后集體拉到上地。

  這位保安說:“都是臨時工,沒有培訓,甚至都不看身份證,是個人就能干、發個衣服就上崗。”他“叛變”的原因是,那天上午中介覺得保安人太多,就想“打發”一部分走,每人只發25塊錢。他當然不干,于是和維權者一起大喊“徐明星是騙子”,場面十分滑稽。保安頭頭踹了他一腳,造成一點擦傷,給了200塊醫藥費,這讓他十分開心。

  “本來是受害者和徐明星的斗爭,結果變成了兩群可憐人的對峙。”一位維權者無奈地說。說完,他又加入了維權者隊伍,對著攔他們的保安大喊:“你們這些人,給詐騙犯做保安,賺昧心錢,還有良知嗎?”

  保安面無表情,他們只想安安全全度過一天中的12個小時,拿到150元工資。

午夜“對峙”

午夜“對峙”

  維權隊伍慢慢形成了一個十幾人的核心隊伍。楊靜告訴區塊鏈Truth,他們的維權計劃從來不敢在維權群里講,因為里面有“OK的人”。在李貝提供的截圖里,也顯示出OK公司想要招募線人的急迫。經常會有人找到楊靜,問東問西、眼神游離,楊靜說,她已經有了很強的間諜鑒別能力。

  兩周前,OK公司曾經發過一則《關于OKCoin幣行辦公室遭遇身份不明人員圍堵攻擊的聲明》,里面提到了一位“大哥張某慶”,說他每天會坐著寶馬車來巡視維權進度。對此,多位維權者向區塊鏈Truth表示,張某慶是一個企業老板,有次維權者把徐明星堵在了辦公樓里,張某慶聽到消息后帶了一些自己的員工和朋友開車前來參加圍堵。

  9月10日,維權者曾把徐明星堵在了上海,后來雙方一起進了派出所。那次,聽到消息的張某慶也去了。上海濰坊派出所后來向現場投資者做出回應:這件案子在北京公安局朝陽分局已經立案,已看到原始的立案相關通知書,目前該案正在調查之中,按照規定,上海警方沒有管轄權,并釋放了徐明星。

  區塊鏈Truth查看了接觸的多位維權者的身份證、虧損證據等信息,發現大部分人虧損的真實性都是很高的。這些維權者反饋,他們很少見到有人雇人來維權,像張某慶這種,也不過是一個有身份的受害者而已。

  但在輿論上,張某慶使得維權者看起來像一群受雇的職業維權人士。

  “沒辦法,他們掌控了輿論。”邢志強失望地說。

  擺在維權者眼前最大的難題是:盡管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但OKCoin堅稱和OKEx不是一家公司。所以,很多維權途徑走起來并不容易。

  人性和希望

  邢志強說他不敢看網上的評論,“水軍太多”,“不看還好、越看越生氣”。

  李貝在維權過程中受到的最扎心的一問是:“為什么你被騙了,我沒被騙,你是智商有問題嗎?”還有很多人會把維權的人當成貪婪的賭徒,輸了活該,愿賭不服輸可恥。

  李貝也承認,每個人炒幣都是想賺錢。但他同時認為,OKEx的期貨合約是個無底洞,你一旦踏入就會無法收手,“如果有坑不填,就等于徹底認栽”。

  翻盤的希望讓他們越陷越深,直到無法自拔。李貝說:“現在給你一個選擇,投入10萬,有一半幾率可以把以前所有虧的錢賺回來,你投不投?”他看了看身邊的維權者們,說到:“這里80%的人肯定會投,他們不甘心。”

  這就是人性。

  李貝說他以前是個“非常正能量的人”,但最近半年多見識到了太多人性中的惡。“我以前覺得這個世界特別美好,人心都特別善良。我經常捐款,一直在幫助別人。甚至當我覺得自己活不下去的時候,我還想著做遺體捐贈。”說著,李貝拿出了一位捐贈遺體的公證書。

李貝和他的捐贈遺體公證書

李貝和他的捐贈遺體公證書

  “我被騙了之后,面臨絕境的時候,我去哭、去哀求人家。也想過自殺,拿著刀揚言要自殺。”李貝嘆口氣:“突然發現所有的人都是冷漠的。”

  對于外界的不解和責難,李貝稱:“我干不過OK的公關,我本來是個受害者,結果在輿論上成了施害者。”

  李貝很可能已經要到了錢,維權者都在猜測那個和解協議的乙方或許就是他。

  有人說:“他還是很有良心的,有的人要到錢就消失了,不會給其他難友留一點希望。”

  不過,OKEx的官方微博稱上述協議是“假文件”。維權者猜測,OKEx是害怕更多人看到希望。區塊鏈Truth就此事聯系了OK公司,但截至發稿前未獲回應。

OKEx官方微博

OKEx官方微博

  無論真假,這份和解協議鼓舞了OK公司樓下的那群維權者。

  只要希望還在,他們的生活就能繼續。

  追蹤徐明星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聲明:所有在本站發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終編輯權。本站全部作品均系比特幣之家原創或來自網絡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所產生的糾紛與本站無關。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站聯系。
收藏
微信
微博
相關新聞
記錄鏈圈見聞,見證區塊鏈發展。
總篇數
836
粉絲
1429
2018.01.08
10:02:47
10:31
據ethereumworldnews報道,ShapeShift首席執行官Eric Vorhees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認為以太坊可以成為“主鏈”,以太坊擁有最多開發人員這一事實可能是使以太坊成為未來dApp創建時使用率最高的區塊鏈網絡的主要原因。他還表示,V神的存在使得以太坊更加有好、更有價值。如果沒有V神,以太坊的價格至少會縮水一半。
09:47
據PeckShield態勢感知平臺數據顯示:今晨08:59至09:00,不到一分鐘時間,黑客共計向eos.win游戲合約(eosluckydice)發起125次攻擊,獲利超9,180個EOS。PeckShield安全人員跟蹤分析發現,黑客先是于昨晚22:46實施了小額測試攻擊,在掌握攻擊方法后,于今晨采用多個關聯賬號實施快速攻擊,并迅速將非法所得資金轉至火幣交易所。 近一個月內,已經有超5款EOS競猜類游戲遭到了攻擊,攻擊原因大多和隨機數漏洞有關。PeckShield分析認為,多個攻擊團隊在背后積極發現和利用漏洞,類似攻擊有可能會愈加頻繁,且他們的攻擊效率有逐漸提升的跡象。PeckShield在此呼吁DApp開發者做好安全風控,一旦發現被攻擊,應轉移游戲資產及時止損。另外對攻擊者非法所得資金,開發者應盡快協同交易所進行補救,以便保護項目方和用戶資金安全。同時,PeckShield也希望廣大游戲玩家更要謹慎參與此類游戲,警惕安全風險。
09:39
Dfund基金創始人趙東發微博稱,如果你沒有足夠多的比特幣,你期待的不應該是比特幣明天就飛到天上去,你應該希望現在多賺點法幣,好在比特幣足夠便宜的時候多買一點。
09:38
據Bitfinex官方公告消息,Bitfinex設定提款新規,針對月內超過2次提款和月內提款總額超過100萬美元,將收3%費用。99%以上客戶的定期提款不在此列。
09:38
大湖科學中心將于11月13日開始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大湖科學中心是俄亥俄州克利夫蘭市中心的一個大型博物館和教育機構。(ccn)
09:37
瑞典中央銀行副行長Cecilia Skingsley稱,瑞典的零售支付現在幾乎完全沒有現金。如果央行沒有發行數字貨幣,瑞典的整個支付市場將依賴于私人金融部門。如今瑞典流通現金僅占GDP的1%,瑞典央行副行長Cecilia Skingsley表示:“如果現金停止運作,將使所有個人依賴私營部門獲取資金和支付方式這將是一個沒有先例的歷史性變化“。
09:36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研究員周鈺筠認為,區塊鏈以其特有的技術優勢,可有效解決當前中小企業融資面臨的諸多痛點,由區塊鏈賦能后的供應鏈金融在中小企業融資中將擁有廣闊的市場。
09:35
李笑來稱,區塊鏈技術就是一個分布式自主管理電子賬簿技術,用它做出來的電子賬簿,無法篡改、公開透明。比特幣是這種電子賬簿技術的第一個應用。
14:51
全球前十大、中國第二大無晶圓廠芯片設計公司,全球第一大加密貨幣礦機公司——比特大陸正式發布搭載自研7nm芯片礦機S15,算力高達28TH/S,能效比為57J/T,相比上一代產品綜合性能更穩定。螞蟻礦機S15目前已正式登陸官網,將于今日全球發售。新品S15支持SHA256算法,可挖比特幣(BTC)、比特幣現金(BCH)等加密數字貨幣。
11:11
11月8日訊,韓國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Bithumb7日宣布,與有“亞洲亞馬遜”之稱的東南亞電商平臺Qoo10合作,提供加密貨幣支付服務。合作將拓展Bithumb現金支付服務作為全球支付方式的能力。 Bithumb稱,通過合作,消費者在Qoo10購買產品將可能用密碼結算服務Bithumb Cache付款,讓Bithumb Cache走出韓國國門,在現實生活中得到廣泛應用。
10:42
據曼谷郵報報道,泰國比特幣詐騙案主謀Jaravijit家族三人在法庭上稱其無罪。據此前消息,Jaravijit家族涉嫌一起比特幣詐騙案,芬蘭投資者Aarni Otava Saarimma在該案件中損失近8億泰銖(約2409萬美元)。
10:38
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近日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表示,人民幣國際化是水到渠成的過程,由于金融科技的發展,未來,區塊鏈的應用、數字貨幣的探索,都可能為人民幣國際化發展帶來新的推動力量。(中證網)
10:38
泰國副總理Wissanu Krea-ngam呼吁對加密貨幣進行更多監管。雖然泰國今年早些時候推出了加密貨幣的監管框架,但Krea-ngam敦促,必須在國內和國際上推出新措施,以便更好應對消費者面臨的安全問題。
10:37
比特幣基金會創始人Peter Vessenes訪問中國時表示,在現有政策和監管下做STO會比做IPO更困難,所以不認為STO對中國的區塊鏈企業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案。
15:06
EOS基金會的臨時執行董事Thomas Cox發表文章《是的,EOS是區塊鏈》,反駁 Whiteblock “EOS 不是區塊鏈” 的報告。Thomas表示,Whiteblock的論文包含許多錯誤,甚至一些非常基本的問題,這使得該論文對于不熟悉區塊鏈技術錯綜復雜的讀者感到困惑。 同時文中也對具體的一些錯誤主張進行反駁,并舉證 EOS 是區塊鏈的具體定義和示例。Thomas表示:“希望 Whiteblock 在下一次公開報告之前先向 EOS 社區展示,以避免一些尷尬的錯誤。”
15:06
近日,全國人大財經委法案室原主任朱少平對國家網信辦《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提出意見和建議。他表示,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雖有關聯,但仍是兩個不同的東西,不能因暫禁數字資產交易而影響對區塊鏈的研究利用。區塊鏈技術具有廣泛的應用前景。應盡快研究推出人民幣數字貨幣,從每年新增貨幣中拿出5%、10%放到區塊鏈中試一試影響不大。對于企業內部數字貨幣應適當放開,總體應限內部兌換支付,競價交易從嚴,且應嚴格審批。
15:05
法國政府計劃對加密貨幣征收所得稅。
15:05
美國政府執法辯護律師Jake Chervinsky表示,美國SEC對比特幣ETF的決定最早要到12月才能做出。值得注意的是,CNBC主持人Ran NeuNer曾在11月2日錯誤的在推特上表示,SEC可能會在2018年11月5日之前對比特幣ETF作出決定。Chervinsky表示,11月5日只是公眾向美國證交會提交聲明的最后期限,而不是監管機構完成對此前被拒絕的比特幣ETF的審查的最后期限。SEC可能需要更多時間審查公眾提交的聲明,然后才會做出最終決定。SEC工作人員目前決定審查VanEck / SolidX ETF的最后期限是2018年12月29日,最多可以延長至2019年2月27日。
15:04
北京市法學會互聯網金融法治研究會副會長胡繼曄表示,20年前我們的上交所和深交所都沒有能夠接納騰訊和阿里這樣的企業上市,結果股東大多數都是外國人,令人扼腕嘆息。科創板如果能夠出現未來的騰訊和阿里,我個人估計是區塊鏈類的企業。(網易科技)
10:36
據btcmanager11月6日報道,網址縮短服務Bitly被發現限制用戶對加密貨幣網站的訪問權限。著名的比特幣專家Andreas Antonopoulos將在四周發布其關于以太坊的新書。他在推特上發文稱,對于Bitly決定阻止該書中的加密貨幣網站鏈接的訪問權限而感到困惑。他現在必須改變書中現有的200個鏈接,并且用另一家網址縮短服務的鏈接替換。
篮球新手入门速成视频
<span id="j5jp9"><dl id="j5jp9"><ruby id="j5jp9"></ruby></dl></span>
<cite id="j5jp9"></cite>
<cite id="j5jp9"></cite>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ideo id="j5jp9"></video></var>
<noframes id="j5jp9"><address id="j5jp9"><dl id="j5jp9"></dl></address><var id="j5jp9"></var>
<cite id="j5jp9"></cite><cite id="j5jp9"></cite>
<noframes id="j5jp9"><address id="j5jp9"><i id="j5jp9"></i></address>
<ins id="j5jp9"><noframes id="j5jp9">
<cite id="j5jp9"><video id="j5jp9"></video></cite><video id="j5jp9"><th id="j5jp9"><i id="j5jp9"></i></th></video><var id="j5jp9"><strike id="j5jp9"></strike></var>
<var id="j5jp9"></var>
<span id="j5jp9"><dl id="j5jp9"><ruby id="j5jp9"></ruby></dl></span>
<cite id="j5jp9"></cite>
<cite id="j5jp9"></cite>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ar>
<var id="j5jp9"><video id="j5jp9"></video></var>
<noframes id="j5jp9"><address id="j5jp9"><dl id="j5jp9"></dl></address><var id="j5jp9"></var>
<cite id="j5jp9"></cite><cite id="j5jp9"></cite>
<noframes id="j5jp9"><address id="j5jp9"><i id="j5jp9"></i></address>
<ins id="j5jp9"><noframes id="j5jp9">
<cite id="j5jp9"><video id="j5jp9"></video></cite><video id="j5jp9"><th id="j5jp9"><i id="j5jp9"></i></th></video><var id="j5jp9"><strike id="j5jp9"></strike></var>
<var id="j5jp9"></var>